欢迎进入泊头党建网!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
首页 >> 信息调研 >> 调查研究

从贫富差距看“占领华尔街”运动

发文单位: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1/11/8 9:22:17     

编辑先生:

  不久前,一群示威者现身美国纽约华尔街,发起了“占领华尔街(Occupy Wall Street)”运动。很快,在这场运动的号召下,美国不少城市都出现了类似的“占领”运动,甚至波及了深陷主权债务危机泥潭的一些欧洲国家。“占领华尔街”运动的一个标志性口号是“我们都是99%”,明确抗议少数人对社会财富的贪婪与不公平占有。

  请问:我们应该如何看待“占领华尔街”运动背后更深层的原因?

  读者 艾雯

  华尔街作为金融危机的策源地,在金融危机爆发后,不仅没有被追究责任、受到法律制裁,反而得到政府大笔的资金救援。华尔街的金融肥猫,即便爆发了危机,也没有自我约束、检讨,还依然我行我素,拿着政府的救助资金,享受着高额福利和奖金,另一方面广大的中下阶层却因金融危机的影响而失业。由此,“占领华尔街”运动的示威者将抗议的矛头直接指向了华尔街的贪婪。而这场运动的更深层原因,是美国日益恶化的贫富差距问题。

  社会财富向少数人集中

  在美国社会中,贫富差距问题始终存在,只不过2007年年底爆发的金融危机让这个问题逐渐严重起来。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政府所采取的一系列救助措施,虽然使华尔街一定程度上渡过了难关,但总体经济形势,并没有因此而发生实质性改变,却让长期以来作为美国社会中坚力量的中产阶级每况愈下,境况大不如前。

  美国社会保障署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,尽管2010年美国人均收入达到39959美元,但一半就业人口的年收入不到26364美元,人均收入的中位值仅为平均收入的66%,而这一比例在1980年却为72%。工资中位值与平均值差距的扩大,说明收入越来越集中到少数人手中,也导致了低收入者在增加。有调查显示,2010年美国贫困率上升到15.1%,连续第四年上升,是1993年以来的最高值,贫困人口达4620万人,为52年来最高。

  与此同时,CEO们的收入水平随着公司利润的大幅增长而显著提高。过去的20年当中,他们的平均年薪提高了3倍,而普通工人的工资只提高了4%,其占GDP的比重呈逐年下降趋势。仅在2007年,CEO们的平均工资约为工人工资的350倍,1960年~1985年这个倍数稳定在60倍左右。

  美国的另一项官方统计表明,1967年美国的家庭收入基尼系数是0.399,到了2000年,这个数字上升到0.460,在世界主要发达国家中排名几乎垫底,甚至还落在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后面。比如像拉美这样贫富差距非常严重的地区(如巴西)都在采取措施缓解问题时,美国却没有采取什么有效的治理措施。自2009年以来,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富人数增加了18%,目前最富有的1%的人口拥有42%的财富,最富有的5%的人口则拥有70%的财富,社会财富向少数人集中的趋势日渐明显。

  缩小贫富差距属于政府的再分配职能,通过税收政策工具,贯彻量能课税原则,遏制收入与财富过快向少数人集中的趋势。但是,小布什政府所遗留下来的美国现行税制,对富人充满了关爱。富人的主要收入来自资本利得,出于鼓励投资的考虑,美国税法上对此项所得实行轻税政策,使得现在富人所适用的税率为有史以来最低的、最富有的1%的人口所负担的平均税率甚至比其他某些收入阶层还低。所以,这才有了巴菲特所说的他2010年所负担的税率(17.4%)比他办公室20多名雇员的平均税率(36%)低不少的故事,以及他呼吁政府向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富人增税的建议。

  就业形势持续低迷

  金融危机及其后续影响,严重打击了美国的就业形势。失业率一直维持在较高水平。据统计,所有失业人员的平均失业时间超过了20周,失业率达到了9%以上,有1400多万人失业,有多达1100万人已放弃找工作或靠打零工为生。如果把过去1年里只能兼职却想找到全职工作的人计算在内,则广义失业率更高达17%。自2007年年底美国经济进入衰退以来,失业形势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严峻的一次。

  从就业人口来看,尽管人口总数每年都在增加,但就业人口总数近几年却逐年减少,如2010、2009和2008年就业人口总数分别约为1.504亿、1.509亿和1.554亿。劳动力参与率(即包括就业者与失业者的劳动力人口占劳动适龄人口的比率)是一个反映就业形势的先行指标。按常理,当经济出现复苏趋势时,劳动力参与率应该是逐渐上升的。但是,从金融危机爆发到现在,美国的劳动力参与率持续下滑,今年7月份达到63.9%,是1984年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,这表明美国未来一段时期的就业形势依然很不乐观。

  良好的就业形势,是缩小社会贫富差距的一个有力条件。但美国当前就业形势未有好转迹象,失业率居高不下,这不仅造成不少普通美国人的生活水平下降,生活压力增大,而且更不利于扭转财富日益集中到少数人手中的趋势,反而可能进一步拉大贫富差距。为了改善就业状况,当奥巴马总统提出了总额高达4470亿美元的就业促进法案,希望通过减税、加大基础社会投资等来增加就业时,该法案中有关对美国富有家庭增税的内容等遭到共和党的强烈反对,致使在之后进行的参议院程序性投票中未能通过。当亟须通过政府干预来促进就业时,该法案如果受两党政治掣肘而久拖未过,将只会听凭就业形势进一步恶化。

  问题还在经济

  当年克林顿与老布什竞选美国总统时,曾提出一句响亮的竞选口号:“笨蛋,问题在经济!”借用到今天,这句话依然适用——问题还在经济!一般地说,经济发展有助于增加就业,能够为缩小贫富差距提供物质基础,然而美国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失衡发展,在造成当前经济不景气的同时,也使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的问题暴露出来。

  一方面,虚拟经济过度发展。据估计,1980年,美国金融业产值占美国GDP的比重仅为15%左右,而现在却已达到约25%,金融业创造的利润约占到了全美公司利润的40%。虽然以金融业为代表的虚拟经济超常发展,造就了经济繁荣的表象,但随着与实体经济背离程度的加深,不断涌现的令人眼花缭乱的金融衍生工具如不加以节制,总有一天会出现信用链条断裂。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,它出了问题,将重创整个经济,失业增加将不可避免。

  另一方面,实体经济空洞化倾向明显。经济全球化,让企业能够从全球角度配置资源。因劳动力成本过高,大量制造业从美国本土转移到低成本国家。虽然美国拥有不少高新技术或现代高端制造企业,但它们吸纳的就业人口毕竟有限。尽管美国处于技术创新前沿,但重大创新不可能短期内实现,而且技术创新总意味着以资本密集型产业代替劳动密集型产业。

  简言之,“占领华尔街”运动为美国敲响了如何尽快缩小贫富差距的警钟,而它更重要的意义在于,美国经济亦应面对如何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问题。

   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政与贸易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张德勇

上一篇:暂无信息!
下一篇:暂无信息!
收藏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